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金宇澄谈网上写作

时间:2020-07-01   浏览:0次

金宇澄谈上写作:没有习惯的戒备 像酒后吐真言 光明 年过六十的金宇澄,在快六十岁时完成了《繁花》。这部本不在计划内的《繁花》在无意中启动,然后就像 一列火车就这么开动起来,停都停不下来 。 0多万字的《繁花》在和友的互动中写成,让那头的老金感慨: 写作《繁花》的大半年,是人生中最愉快的大半年。

《繁花》几乎把国内文学界所有重要奖项拿遍了。金宇澄成为继王安忆之后又一摘得该奖项的上海作家。有人说 小说界的潜伏者金宇澄拿奖拿到手 软 ,对 潜伏者 这一说法,老金觉得 有些夸张 ,但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算不算 潜伏 。在《繁花》之前,他对外的身份介绍更多是《上海文学》杂志的编 辑。

老金当小说有 0年了。他说,做小说的起因是因为写作,写了几篇小说得了奖,就调入了《上海文学》。做做到一定程度,就会抑制自己 的创作欲, 一直在挑剔别人的文章,怎么能有信心写作。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老金有将近20年的时间没有写作品。 但是对创作、对文学圈,我一直在 场。用络的话,我这大概叫 潜水 ,光看不说话。 老金说,当然,为作者改稿,也是一个写作的过程。

2011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老金进了上海的 弄堂 闲逛。 一开始就是闲聊,然后聊着聊着就触及我有准备的那个部分。本来是提到一个人,我就想把这个人写下来,把他的事情告诉大家。 就这样开始了《繁花》的写作。

独上阁楼,最好是夜里 ,这是《繁花》的第一句话。这是金宇澄第一次尝试用沪语思维进行写作。 非常新鲜,也非常流畅,大量对话不用动脑子, 就这样流出来了。 老金说, 上写作和一般写作不同,没有习惯的戒备,就像一个人 酒后吐真言 。又像在KTV里唱歌,有人和你互动,有人给你点赞,你 就会非常开心,甚至超常发挥,把所有的储备都调动起来。

老金说,用上海话可以将《繁花》从第一个字读到最后一个字,用普通话也完全可以,后面的修改主要就是做这个事情。

很高兴,这部《繁花》能够得到茅奖评委的评价,得到他们的认同。这个无意中启动的东西,能够成为连接我和读者的桥梁,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老金说。

现在的老金刚刚完成了一篇4万多字的非虚构作品《火鸟:时光对照录》,在这篇作品中,他讲述了父亲在抗战时期的情报工作历史。老金说,我写作最初的理念很简单,就是想把读者不知道的事情告诉他。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样。 (本报 颜维琦 曹继军)

散寒除湿有哪些方法
通心络可以治老人冠状动脉斑块
怎样治疗严重的灰指甲
相关阅读
幸福快乐开发商中介商互踢皮球外地人在海口购房遭忽依依不舍
· 手机支付普及新变化安全机制越来越完善

打开、输入转账密码、嗖!钱便转账过去了!有数据显示,这样的动作在中国每天被执行几亿次。如此环境下,不少人感慨,出门都不用带钱包,钱也越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