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安庆潜山有一个叫贺家村的村庄节能

时间:2020-10-26   浏览:0次

安庆潜山有一个叫贺家村的村庄,贺家村的村民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繁衍生息。整个村庄民风淳朴,平日里这个平凡而又古朴的小村子总透露着一股子安静和祥和之气。今天的贺家村却显得十分热闹,因为村里一个姓贺的人家今天正在给长子贺群娶媳妇呢!贺家的长子迎娶的新娘不是潜山本县人,而是离潜山县不远处的东至县人。新娘子长得肌肤白皙动人,长圆形的脸蛋上一双特别弯长细小的眼睛。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糯米般的牙齿,红色的嘴唇十分鲜艳动人。身材很苗条,虽然不是特别美的女人,但是是那种特具妖艳之美的女人。

这个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与她的人同样美丽的名字:刘青艳。而且更有趣的是这么个漂亮的女人竟是贺家的大儿子在外面的窑厂上“捡”回来的。这样的艳遇让村里其他同龄的小伙子们都羡慕不已,毕竟娶上一个老婆是需要一笔不小的花费的。尤其是在经济并不发达的80年代,娶上一个老婆就需要一户农村人家好几年的辛勤劳作和积蓄。所以类似贺家长子的这种艳遇,想不让人羡慕都不行。

村里一些娶了老婆的男人说:“不懂得看女人的男人,看女人的五官和身材。懂得看女人的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和风韵”。这句话或许不假,新娘子一举一动之间竟然有股子难以描述的,迷人心智的味道。这个外地来的新娘子有着异于常人的魅惑与风韵。

于是那些娶了老婆的男人们一致公认:这个外县来的新娘虽然不是绝色美人,但是确实是本村最迷人的女人。

只见她烫过的 浪漫过颈脖,乌黑亮丽的头发更显得脖子上的肌肤细腻温润得吹弹可破。饱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身行步之间袅娜动人,微眯的眼睛里总是笑意盈盈。说话声音轻柔细软,全身从内到外无不倾泻着一个“媚”。

这么迷人的女人理所当然的是男人手心里的宝贝。她的老公是把她含在嘴里怕化了,舍不得让她出去晒一点太阳,更舍不得让她去做一点农活。年轻的小伙子自己有的是力气,再忙也顶多就让这女人给他送送茶水而已,平常的日子里就让她赋闲在家里。

因为即使是在农村最忙的季节里,刘青艳也仅仅只是在家里做点家务,帮老公送个茶水什么的。除此之外她就有大量闲暇的时间坐着,于是这个闲得久了的女人渐渐地就有些不安分起来了。这个女人的寂寞和聊赖让另一个男人看在了眼里,也馋在了心上。这个水灵灵的,娇滴滴的女人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令人销魂的风情,他连做梦都像跟她睡上一觉。于是这个男人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往她家里钻。刘青艳的男人贺群是一个心胸宽阔的男人,他并没有去猜测小宾对他的女人有什么企图,还总是一见到这个男人就也热情不已,他还以为这个男人总往他家里跑,是因为跟他自己交情好呢!说起来也难怪贺群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这个叫黄小宾的男人是他们家的远房亲戚,即黄小宾的母亲跟贺群的爷爷是亲兄妹。因为这层关系的掩盖,所以黄小宾频繁的进入刘青艳的家,也就变得堂而皇之起来。

小宾的父亲姓黄,也是本村人,曾经担任村支书。黄家人丁稀薄,几代单传,当年小宾的出生让其父喜不自禁。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他捣尽家产请本村的戏班足足唱了三天的戏用来迎接小宾的诞生。这个精明了一世,也耀眼了农村舞台一世的农村里的强人,却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即深深的宠爱着独生儿子小宾。

常言道“溺子即杀子”,这句话也不幸的应验在小宾的身上。小宾长大后凶狠好斗,游手好闲,性格十分暴戾。十几岁上其父一病身亡,临终前方才悔悟对此子过于放纵,而难以安心离世。临终前托付此子给其挚友王师傅。王师傅有一身好武功,虽是武师出生却颇有君子之德。黄书记希望儿子小宾可以得到师父良好德行的熏陶,而从此奋发向上好好做人。

然而世事总难从人愿,黄书记对小宾的教育可谓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王师傅虽然对小宾尽心教习武功,但也严格要求他做人。可是小宾生性异常顽劣,且陋习已深入骨髓难以更改。甚至跟王师傅最后闹到了师徒反目成仇的地步,他最后被王师傅逐出师门。此后的小宾彻底失去了约束,再加上又会了几下拳脚功夫,这就使得他比他父亲未去世之前更坏了几倍。

小宾不务正业,四处打架斗狠,众乡亲都对他既恨又怕。一般的姑娘也不愿嫁他为妻,所以二十三,四的年纪了依旧没有娶上老婆。刘青艳这个江南水乡迷人的小女人一举一动都叩响着他的心扉,迷乱的情愫在他心中像野草一样的疯长。这个笑眯眯却极少言语的女人,总摈弃自己的不足是有意无意地用挑逗而又魅惑的眼神看着他,使得血气方刚的小宾渴慕炽热到几近疯狂。他做梦都想将这个风骚的女人搂进怀里,尝一尝她独特的芬芳。于是他总是日日夜夜的像头饿狼似的在她家里转悠,却苦于摸不著刘青艳真正的心思而不敢贸然下手。刚开始婆婆还经常让小宾一起到自己家里跟他们一家人一起吃饭,后来婆婆看出了小宾和刘青艳之间的暧昧,她就再也不叫小宾到自己家里来吃饭了。

刘青艳和小宾的关系,使得她不得想起了刘青艳跟自己儿子结婚时的情形。婚礼的当天刘青艳的母亲当着婆家众人的面说了一句令人琢磨不透的话,她说:“从今以后你可一定要听话,不要再像从前了,从此后你一定要安分守纪的过日子”。

刘青艳的婆婆是个聪明人,,她听出亲家母话里有话,但是碍于情面又又不好仔细的盘问,于是她只好转而满面含笑的答道:“这么好的孩子肯到我家过日子,是我们这个家和我儿子的福气”!刘青艳的母亲语重心常地答道:“亲家母是不知道,我这个孩子真的让我操碎了心,她真的很不听话……”,刘青艳赶忙笑着走过来,拉过母亲撒娇道:“妈妈,你就不要说了,你的心意我都是明白的,放心吧”。奇怪的是刘青艳的母亲却不似一般母亲似的和蔼,反而却声色俱厉的对刘青艳说到:“要记住我的话,安分守己的过日子”!

婆婆看着她们母女间这种情形,心里十分纳闷。按理说吩咐出嫁之女要听话也不该是如此的声色俱厉,而且刘青艳的母亲也丝毫不提起女儿女婿什么时候“回门”的事情。按照潜山那边的风俗,姑娘新婚的第三天是得带着新姑爷一起回娘家一趟的。可是刘青艳的母亲却丝毫不提起此事,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引起了婆婆的怀疑。可是这个忠厚的农村妇女却碍于情面,硬是将这许多的疑问都深深地吞进了肚子里。

婆婆满腹的疑惑不好说出来,只是觉得她的这个外表看起来温顺和气的儿媳,肯定不像她的表面看起来那么的单纯。女人的第六感往往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准确性;刘青艳这个貌似简单的女人身后确实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刘青艳的婆婆也因为没有去探寻她身后的秘密而错养蛇蝎于家门,致使日后遭受到了剜心的剧痛,这种痛是她在她的有生之年里是一道永远都不能去触碰的流血的伤疤。

刘青艳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的女人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她十七岁就跟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伙子恋爱了。因为年纪尚小,所以得不到父母的允许,于是她就跟着小伙子直接去男方的家里跟着他过起了日子。80年代初还没有“同居”的这个词,所以男方的父母就在刘青艳与她老公没有领取到结婚证的情况下,为他们办了喜酒,而这在当时的农村也就算是“结婚”了。

因为年纪尚轻,所以他们都没有急着要孩子。在他们小夫妻的家紧隔壁住着一对年近四十来岁的夫妻,因为女方不能生育所以也没有孩子。于是闲暇之时两对夫妻就总喜欢在一起打牌玩耍。

牌桌上两对夫妻之间打打闹闹的,常会开些成年男女之间的玩笑。年轻妩媚的刘青艳深深的吸引着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生性 的刘青艳总是喜欢有意无意的拿着暧昧风情的眼神,去撩逗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那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哪里经得起这份挑逗呢!于是一个喜色的男人和一个 的女人是一拍即合,很快就瞒着彼此的配偶苟合在了一起。

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以后,刘青艳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爱上了那个大自己很多岁的男人。因为相对于自己还有些懵懂青涩的老公来说,这个男人多了几分成熟和体贴,对自己也明显比自己的老公疼爱了许多。而那个四十岁的男人是做梦也没想到,他人到中年还采到一朵香嫩的野花。他对刘青艳的迷恋和宠爱自然不言而喻。于是一对野鸳鸯之间也上演了一出 参杂着爱情的精彩戏码。

这对野鸳鸯之间那道爱和情欲的闸门,一旦被打开就再也难以封堵了。燃烧的情欲流窜在彼此的心间,想藏都藏不住了。男人的妻子发现男人的异常以后,她就无论如何都再不肯跟自己的男人一起来刘青艳家里打牌了,除此之外她还不允许自己的男人来刘青艳家里走动。刘青艳来她的家里串门,她虽不拉下脸来把刘青艳赶出去,但是她却是既不跟刘青艳打招呼,又不叫刘青艳进屋坐下,所以刘青艳就也不好再去她的家了。而她的男人一旦去一趟的刘青艳的家,她就指着另一件事情的名头来与她的男人大吵大闹。刘青艳的老公见此情形心里也起了疑心,于是就也跟刘青艳说从此家里不要再叫那人来玩牌了。

这样一来可就熬苦了这一对野鸳鸯。一次在荒野地里 苟合之后,那四十来岁的男人埋怨说:“这样太不自由了”。刘青艳微微笑着说:“要想‘自由’其实也容易的,就要看你舍得还是不舍得了”。男人听出她话里有话,当即答到:“只要能跟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我什么都舍得的”。她又阴险的笑问到:“这句话可当真?”,男人随即答到:“当然当真”。“包括她的命,你也舍得”?男人听完诧异的瞪着眼睛,看着刘青艳漂亮而又阴狠的脸发愣。虽然刘青艳年轻的身体对他是那样的具有诱惑力,但是妻子却跟随他甘苦相随很多年了。虽然不曾为他添上一儿半女,可也毕竟与他相伴了半生啊!为了一点私情就要谋杀妻子的性命,他还是于心不忍的。刘青艳见男人阴沉不语,料定男人肯定是心有不忍了,于是她阴沉的笑着起身,一径回家去了。

从那天起刘青艳就再也不来赴男人的约会了,这一下子可真的让这个沾上了“蝎毒”的男人度日如年了。在又一次与妻子发生争执之后,他杀心顿生,告诉刘青艳他决定为了她要杀自己的妻子。不过他担心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刘青艳仿佛没听见男人的担忧似的,兀自地玩弄着自己纤巧的手指,嘻嘻笑道:“水淹死了那么多人的人,法律怎么不抓它去枪毙呢”?说完风轻云淡看着远处。闻言,男人疑惑地看着刘青艳。刘青艳却笑着扭着妩媚的身躯离去了,男人坐在地上久久思索,最后脸上露出了狠毒的舒畅表情。

时间一晃到了三月,农村里插秧播种的季节来临了。村子的外头有一个极深的水塘,几十年都不曾枯竭。不会水性的人掉下去都难以生还。平时村民们偶尔下去洗个手都会非常小心。这一天插秧的时候,本来是可以很早就收工回家的,可是男人一直慢慢吞吞的插着秧,于是妻子跟着男人一直忙到天快黑时,才将一块田的稻秧都插完了。回家的路上经过水塘旁边,男人故意的走到水塘里面一块长长的,伸到了水塘很深处的石板上去洗手,他一边走还一边招呼着妻子说:“这水很清,你也到这里来洗洗手上和脚上的泥巴吧”!女人说:“我还是回家去再洗吧,这里的水太深了,我看着害怕”。男人说:“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在呢”!女人听男人这样说心里觉得很温暖,心里感动的想着:还是老公才是自己最值得信任和依靠的人。于是她满含着满心的幸福和温暖,走上了那块浸在深水中的石板。男人侧着身子等女人走过去石板的最前方,看为什么阿基诺却允许他参与行动策划并发挥重要作用。着女人小心翼翼的蹲下去洗手,女人临蹲下去洗手之时还回身对她笑了一笑,然后仔细的搓起了手上和脚上的泥巴。此时男人看着女人的笑脸,心里有些许的迟疑和不舍,但是一想到只要自己的女人还活着,他又不能再得到刘青艳年轻销魂的身体时,他心里的天平顿时就倾斜了。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此时天色已经大暗了,左右已经无人经过。他眼见不错的就用力将膝盖一顶女人的后背,豪无防备的女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惊呼着落下水去了。不谙水性的女人先还在水面扑腾了几下,她一直试图将手伸给自己的丈夫,可是她的丈夫却眼睁睁的看着那双伸出水面的手再次沉入水中,也不肯伸出手去相救。男人眼巴巴的等着水面的波纹平静下来以后,才扯开嗓子大声“救命”。等到远远的看到因为听到求救声而赶往池塘这边来救人的乡亲们的身影时,他才跳进水里,佯装去救被他推水里去的妻子。几个水性好的村民都跳下水去寻找落水的女人,可是当他们找到女人的尸体时,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无法开口在这个朗朗乾坤里申诉她的冤屈了。

女人死后男人假心假意哀戚了一阵子。不久后他就又开始与刘青艳肆意 了。虽然没有了女人的阻挡,可是刘青艳的老公还在,这就使得这一对男女终究觉得不能畅快。因为欢情终不能称心如意,于是刘青艳深深的厌恶起了阻碍着自己 的老公起来了。一日,两人又在偷期约会,不料却被恰巧回家拿农具的老公逮个正着。于是老公将刘青艳一顿痛打,并且不允许她再跟那个男人来往。刘青艳并没有因为被丈夫发现了而觉得有一丝愧悔,反而是因为挨了丈夫一顿饱拳怀恨在心,而且更令她难以忍受的是不能与情夫见面。在这种双重欲望的煎熬之下她再次杀心顿起。一日等丈夫出门之后,刘青艳乘着左右无人看见时,一闪身溜进了男人的小院。如饥似渴的一对男女一见面立即云雨起来。一番缠绵之后相互诉说着彼此的相思之苦,这时刘青艳恨恨地抱怨起自己的老公来了。男人听了之后说:“你跟着我远走他乡吧”?刘青艳却说:“不,我不愿意远走他乡”。男人问道:“为什么”?刘青艳并没有回答男人。男人说:“青艳,我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你跟我走吧”!刘青艳双眼里闪烁着阴鸷的光芒说:“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如果你真的想与我在一起,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男人惊疑的看着刘青艳冷漠阴沉的脸。男人正在疑惑不解之际,刘青艳忽然脸色一变。她满脸媚笑地搂着男人的脖子说:“我讨厌他在我们之间碍手碍眼的,害得我想来见你一次都是那么的不容易”。男人被刘青艳的娇媚和柔情深深的打动了,心头完全占有刘青艳的念头也渐渐变得强烈起来。当他伸出手去想要再次紧紧的拥抱刘青艳时,刘青艳像蛇一样溜滑的躲开了。她一边起身,嘴里一边说到:“我必须回去了,不然他回家后看不到就又要打我了”。男人闻言,伸直着的手臂愤然的垂下,他一时间因心疼而生怨,也因为嫉妒而生恨了,歹意一瞬间淹没了他残存的善良。他毅然对刘青艳说到:“你说吧,你要我怎样杀掉他,只要能与你长相厮守,我愿意再冒一次险”。刘青艳听了,唇畔露出了别样的妩媚。她说:“三天后的下午,你还在这里等我”。三天后的下午,男人如约地坐在指定的地点等候着的刘青艳。远远的看见刘青艳袅娜的身影向这边走来时,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飞奔上去。当他展开双臂想要拥抱这个美丽的身影,却不料刘青烟“猛”的却一扬手臂,一条蛇赫然缠在她细腻温润的手臂上,这恐怖的形象着实的吓男人一跳。细细看时才看出来蛇被刘青艳捏住了咽喉,虽然不能攻击人,但是它还是扭动着身躯挣扎个不停。男人看着这幅情景就不由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刘青艳手里拿着的是一种名为“竹叶青”的毒蛇,只见那条蛇长着一个三角形的头,狞睁着双眼瞪着自己呢!男人看到刘青艳徒手抓住那条蛇的脖子,蛇身却一圈圈缠绕在她的手臂上,忽然有了一种错觉,感觉像是看到了相互缠绕在一起的两条毒蛇,这个联想使得男人自己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于是他紧张的问到:“你拿着一条蛇干什么?很危险的,赶快放下它”。刘青艳的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的微笑,她说:“一条蛇就把你吓成这样子?就你这个胆量,还想跟我做长久夫妻”?男人被刘青艳用言语一激,才略略恢复了镇定。于是他接着问到:“你拿着蛇确实吓着我了,无缘无故的拿着一条蛇干什么呢”?刘青艳闻言并不回答男人,她只是伸出另一只空出的手,抚摸着蛇身说:“它是宝贝,是我们守住长远幸福的宝贝。如果我们要长远的在一起,就得全靠它了”。男人似懂非懂的看着刘青艳,刘青艳却说了一句无头无脑的话来:“这段日子,我们不能再见面”。男人不解而又紧张的问道:“为什么我们最近不能见面”?刘青艳说:“最近你得在家里练胆量,什么时候你敢抓玩这种蛇的时候再来找我”。说完就径直走了。男人听完楞在当场,这个妖孽一样的女人,对他而言是那样的宿命般的吸引着,他对她所发出的种种指令都难以拒绝。刘青艳说到做到,从那以后就真的不再见男人。这样一来刘青艳和情夫都着实的安静了一些日子。刘青艳对老公痛哭流涕地表示了悔改之意,并一再的强调是那个男人的千般引诱,才让她犯了错。自那以后她对老公也更加的体贴和温柔,这一切的表现让老公对她的怨恨渐渐消除了。在他善良的眼里总是相信人谁能无错呢?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善莫大焉了。夫妻俩一个是刻意魅惑和笼络,一个是宽宏大量不计前嫌,于是夫妻间之间仿佛是又回到了以前的和谐和恩爱。可是善良的人啊!他哪里知道死亡正在不远处向他展开笑颜。

共 19 15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凄惨、悲戚而又骇人听闻的故事。使人读来惊心动魄,不忍回首。一个妖艳而又毒如蛇蝎的女人,连着破坏了四个家庭,不仅害死了几个男人,还使活着的人生不如死。这种女人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然而法律虽然无情,确是机械死板的,刘青艳不死,就是这种无奈。说刘青艳本性 、凶残、毒辣是不公平的,她和所有的人一样,原本都是天真无邪的,只是在凶险的社会里,她不幸掉进了污泥里而不能自拔。我们,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读了这篇小说之后,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走好每一步。(:傅冬)【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2841】

1楼文友:201 - 22:27:47 故事构思巧妙,读来扣人心弦,颇具匠心。问好北燕。

回复1楼文友:201 - 08:19:4 谢谢傅老师辛勤的,还要多多向您学习!问候,请茶!

2楼文友:201 - 22: :5 心如蛇蝎的女人,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力透纸背,耐人寻味。力作强力推荐!问好北燕,问好傅冬老师,辛苦了!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回复2楼文友:201 - 08:20:19 梅姐,每一篇文章你都必看的。真的辛苦你了,拥抱!

楼文友:201 - 19:40:25 北燕写这篇小说的时候是不是有生活的原型,嘻嘻

回复 楼文友:201 - 21:41:22 是。呵呵!

4楼文友:201 - 11:59:58 真可怕!可怕的女人。可怕的故事 可怕和世道人心 河以长流乃及远,山因直上而成高。

回复4楼文友:201 -05- 0 10:58:59 感谢雨林老师的阅读以及点评。人心千百种,这样恶毒的女人实属罕见。

脑梗高血压吃什么药
复方鳖甲软肝片效果怎么样
出生婴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相关阅读
U17男篮世青赛阿联酋27138西班牙1
· 工业综合投资下降但仍有机会较好

工业4国支持综合:投资下降 但仍有机会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中国今年以来的基建投资低于我们的预期2011年前10个月中国交通运输基建投资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