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老王头听了几个儿子的发言节能

时间:2020-10-01   浏览:0次

摘要:老王头听了几个儿子的发言,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当时就火冒三丈:“你们这几个孬种,这点事情就把你们吓怕了啊!想当初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和你妈求爷爷告奶奶地给你们张罗,现在你们的翅膀都硬了,一点忙都不想给我帮是不是?”大狗他们一听老父亲说这话,就知道他是急了,赶紧各自为自己辩解起来。 俗语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几天,老王头正为四狗的婚事伤透脑筋。这四狗是家中的老幺,上面有三个哥哥:大狗、二狗、三狗。这几个哥哥都结婚生子了,家家其乐融融。唯独这老幺,上了十几年学,最终考上了省城里的一所大专,上了三年学,也没分配工作,直接就回老家了。“他娘的,这是啥世道,大学生也没工作,害得老子辛辛苦苦供了娃儿上了几年高价学。”每当看到四狗在家闷闷不乐的时候,老王头就骂骂咧咧的。

转眼这四狗在家就呆了两年了,早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因是家里的老幺,老王头一直对他参与的玩家有机会抽取强力武器道具宠爱有加,这婚事也是由他和老伴张罗的。女方是靠近县城旁一家村庄的姑娘,也是四狗的高中同学,还是老王头七大姑八大姨的某个远房亲戚。再难办的婚事也抵不过媒婆的那张不着边际的“破嘴”,经过媒婆的来回撮合,两家家长也同意这门亲事。按理说这亲事定下来了,老王头应该高兴才对,但一想到两万元的“彩礼费”他就浑身像筛糠般不是个滋味。

解放前,老王头的祖辈是地主出身,后来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父亲被红卫兵给活活整死了,幸亏他那时是大队的会计,没受到牵连。不过,前提是要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充公。那帮狗日的红卫兵,一个个豹头虎脸的,在老王头父亲刚咽气不久便抄了他们的家,连刚出生的小鸡崽都不放过,统统“抄”走了。

在清理父亲的老房子时,老王头看到了一张乱糟糟的纸团,他拨开看到上面写了几行小字,是父亲的笔迹,大概的意思是知道红卫兵不会放过他,在后院的破缸下面埋有一罐子银洋。老王头按照父亲说的地方果然挖到了一罐子银洋,当天晚上便带着老伴和大狗、二狗、三狗逃到外地。以后的生活就靠着那罐子银洋和一些手工活来维持,后来又生下了四狗,这老王头的家境就更贫寒了,直到三个儿子都成家之后才好一些。

这两万元的彩礼着实让老王头苦恼了半天,但一想到能为四狗子凑齐彩礼费,他就能娶媳妇过门的时候,老王头就咧着嘴笑。看来得找那几个儿子商量商量了,老王头决定开一次“家庭会议”。

当大狗兄弟四个都齐刷刷地到场了,老王头就慢条斯理地说了一下四狗的婚事,“现在老四有困难,你们几个当哥哥的给他想想办法,能凑点钱就凑点钱,日后等四狗的工作安定了再给你们还上。”

老王头话音刚落,大狗就接着说:“爹,我是老大,我先说一下吧!有句话说得好:穷不当长子,富不当幺儿。我从小学毕业开始就回家干活,刚结婚就背负一身的债务,这几年好不容易把以前的账款给还清了,两个娃马上就要上中学。老四的彩礼钱我是凑不成了。”

紧接着二狗搭过话:“我的情况和大哥的差不多,这些年账没少还,现在顿顿能有大米稀饭粥喝已经很不错了,我看老四这份子钱去年中国发布了淘汰白炽灯路线图我是掏不出来了。”

听完两位兄长的话,三狗顿了顿说:“大哥二哥确实不容易,我才结婚没几年,娃儿还小,现在在工地干活还能挣些钱,回头我给老四凑点。”正在这时,三狗的婆娘梅心过来了,顺势接过话说:“别听三狗瞎说,前不久他还问孩他舅舅借了几百块钱呢!我们娘儿俩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你倒嘴硬……”说到这里,她狠狠地瞪了三狗一眼。“那我再考虑考虑吧!”三狗赶紧找了个台阶下。

老王头听了几个儿子的发言,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当时就火冒三丈:“你们这几个孬种,这点事情就把你们吓怕了啊!想当初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和你妈求爷爷告奶奶地给你们张罗,现在你们的翅膀都硬了,一点忙都不想给我帮是不是?”大狗他们一听老父亲说这话,就知道他是急了,赶紧各自为自己辩解起来。

一时间气氛非常尴尬。看着父亲铁青着脸,两手都在颤抖,这时四狗“呼”地站了起来,“都别争了,你们都不用 的心,我自己的婚事自己解决,不用你们帮!”说完,撂下这句话,径自出门。

两天之后的晚上,老王头去偏房找到四狗,问:“老四啊,你不用担心,钱我给你凑齐了,明天托人把彩礼钱送过去就好了,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准备娶媳妇吧!”四狗真不知道父亲怎么就能凑够两万块钱,这两天他一直闷闷不乐,还为那天自己尥蹶子的事情后悔,说话容易,办事难啊,靠他自己把命送了也一时半刻凑不起钱啊!

四狗问他爹钱是怎么弄来的,他爹不回答,只是笑了笑说:“还是自家的钱,干净得很!”四狗知道爹的脾气,不敢多问。

就这样,半个月之后,四狗顺利地娶了媳妇。而且他发现,结婚当天,几位哥哥都很热情,忙前跑后的,弄得他很是不自然。尤其是大哥,还很神秘地给他嘀咕了一句:“老四,你日后可别把你老大给忘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四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哪知好景不长,四狗才结婚一个月,老王头就病倒在床上,米水不进,危在旦夕。

那天深夜,老王头哆嗦着让老伴把几个儿子喊到身旁,让他们弟兄四个跪在床前,吃力地说到:“我活不了几天了,今天给你们说清楚一件事情……”“咳、咳、咳”,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我这辈子从来不说谎话,为了给老四办婚事,才给你们说了一回谎话。老四并没有接到什么当村委会副主任的通知,那是我编瞎话骗你们三个的。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明明都他妈有钱还不凑一点,你真以为我眼睛瞎了啊!”听到这里,四狗感觉天旋地转。

原来,在那次家庭会议之后,老王头非常沮丧,想着这么多年和老伴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的,心里特别难受。他自己非常清楚,大狗、二狗家里都不缺钱,他俩在砖厂里面干了这么多年,一年挣个万儿八千的很轻松。三狗搞建筑,还是大工,除了钱款不能及时到帐之外,钱也是没少挣。老王头想了又想:自己变卖物品能弄五千块钱,如果那三个儿子每家能凑五千元就行了。

在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之后,老王头终于有了主意:编个谎话诓他们,就说老四被镇里看上了,准备提拔他当村委会副主任。打定主意之后,他就挨家去游说,大狗他们觉得父亲说得有道理,老四是正规的大专毕业生,当个村干部屁事儿没有。以后他们哥几个还得靠老四照应照应了。

老王头顺利地从三个儿子家筹集到了一万五千块钱。这事儿他对老四只字没提。

当听完老王头断断续续的述说,大狗、二狗、三狗差点没他弹跳起来。“爹,你怎么能这样啊!”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这几个没心肝的东西,我白养你们了。不是因为你们见死不救,我还会撕破老脸说谎话啊!”老王头说这话时,几乎是哽咽地说。

两日之后,老王头洒了一把老泪,离开了人世。

在老王头辞世的当天晚上,四狗就被另外三个兄长狠骂了一顿。披重孝的四狗和老婆号啕大哭,不知道是在哭死去的爹还是为今后的生活担惊受怕。

在老王头出葬后不久的一天,镇里来了两位干部模样的工作人员,说是要找四狗有点事情。在乡邻的帮助下,他俩来到四狗家门口,突然听到女人的哭叫声。推开门一看,大狗他们几个正在对四狗拳脚相向,四狗媳妇吓得鬼哭狼嚎起来。

“住手!”

那两位干部模样的工作人员叫住了大狗他们。“哪个是魏爱国同志?”他们中的一位问道。

“老四,找你呢,你总不会在外面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二狗冲着四狗调侃道。

“魏爱国同志,经镇里领导商议,决定任命你为村长助理兼村委会副主任一职。”

听到这里,四狗一下子晕倒在地。大狗、二狗、三狗手忙脚乱地把他抬了起来,往村里的诊所跑。大狗一边跑一边叫道:“老四啊,你当村官了,可不能有事,哥几个以后还得靠你照应呢!”

四狗的媳妇呆呆地站在门口,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于郑州)

共 0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势利大概也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吧,作者通过四狗婚事的操办过程,形象而深刻地把这种劣根性表现得入木三分,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耕天耘地】

1楼文友: 17:27:51 人类是非标准和道德标准的混乱证明人类在逐步走向动物化。

2楼文友: 18:01:5 本文刊载于《沙苑》第2期。 中共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80后”青年作家,著有个人作品集《风雨花》。

潮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鞍山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宣城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
冷空气催热取暖家电冬季取暖家电该选哪种
· 一清平brbr素琴品茗心绪凝节能

(一)清平素琴品茗心绪凝,轻沾花香草郁青。欲将惆怅付逝水,俯仰吟咏此清平。(二)禅悟古径通幽如约至,蒲团打坐三生石。佳句偏从隐中觅,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