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7范广学小说四题节能

时间:2020-10-25   浏览:1次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7范广学‖小说四题

范广学,河南省潢川县农村中学教师,2000年起断续有小小说、散文、小故事、随笔发表。2003年时期停笔,2017年重新开始创作,在纸刊、微刊和站上再度发表小说、散文和诗歌多篇(首)

草根荐语

小说之大小,不独在篇幅;作家之大小,不独在发表。认真读完范广学先生四朵令人瞠目的草根之花,使我再次认识到开设此栏目的意义所在。在生活深处的人,拿起笔来,以草根的倔强和无限生机,当会呈现最原始的人文力量,同样也会以最纯粹的精神向度,抵达养育我们的土地。

范广学小说四题。

喝酒为啥不喊我。

喝酒为啥不喊我!喜子对着一通咆哮后,气呼呼地,一下子把甩到门外,仰倒在门后破床上,骂起来:子,一个个地坏了良心!

喜子手下有一帮人,当地人叫他们西行的”他们是上了点岁数的单身汉,不种田不干活,他们赚钱的门路叫撞喜”逢娶媳妇嫁女的喜日子,他们结伙拦婚车要红包,再登门贺喜,要喜烟喜酒,他们有有电动车,互相,结伙赶场,有的还带着不知从那儿捡来的傻女人,要喜要双份的。喜子当初跟着一个看日子的先生跑了半年,知道哪几天是喜日子,他提前会用下,这方圆四五十里都是他的地盘,他分好工,一家一家地赶喜场,赶喜场那一天,他们收获颇丰,结束后下馆子喝酒,剩下的酒烟兑换成钱,再平分。乡下人办喜事都是大操大办,热热闹闹,养活了西行的一帮人。

喜子患了眼疾。喜子嗜酒,一沾酒就迷湖,眼睛越来越花了,去私人诊所看,人家说你这是喝酒中毒了,伤害了视神经,让喜子戒酒,喜子下狠心也没戒掉,有几次开着电动车跑到水塘里去了,喜子赶场只好让手下人轮流带着去。

这一次赶喜场,没人愿意带上他,赶场之后喝酒也没谁喊他,难怪他会发这么大的火。

喜子明白他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的包袱,成了,他再怎么发号施令,他们也不会理睬他了,干西行的人与人之间无亲情无血缘关系,喜子更是明白这一点。

当年喜子可是有家室的人,有妻子有儿女,可喜子一手把家庭给毀了。

喜子两三岁时,妈妈和邻居吵嘴,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撒手走了,喜子爹木讷呆板,不管喜子,喜子上到小学三年级就停学了,在外边流浪,快三十岁那年,喜子从湖北领个女人回来,土坯老屋还在,爹不在了,喜子在外浪荡养了一身坏毛病,好吃懒做,田地不种,啥活不干,起初亲邻们还帮衬一下,看到实在扶不起来也不再理他了。喜子先是跟人学看择日子,学点皮毛知识,也没人请他,后来喜子加入了当地西行,渐渐混成了老大。

喜子女人先后生了一女一儿,女儿大眼睛,极顶聪明,嘴甜,到了入学门的年龄,喜子不让上,村长找到喜子,喜子耍无赖:我是没钱,吃饭都成问题,谁让上学谁出钱。

村长火了:九年义务教育必须完成,这是法律规定的,你黄喜子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难道还要孩子再走你的老路不成!

村长把女娃送进了校门,大眼睛女娃喝书,学习好,老师喜欢,谁能想到喜子一手制造的家庭惨剧已经拉开了帷幕,喜子喝醉了酒,暴打女人,喜子打骂女人已成了家常便饭,这回女人跑了,喜子找了好久,终于打听到了女人跑到了五十多里外的一个镇上,又嫁了人。

女人家,女人家,没有女人不成家,喜子又当爹又当娘,照护大的又要照护小的,感到天跟塌了一般。喜子一不做二不休,一个月黑之夜,走了几十里路,把不到一岁的儿子送给了一户人家,喜子得到了一千元钱,据说喜子用卖子钱全部买了酒喝。当喜子找到女人要带走时,喜子遭到了一生之中最惨的暴揍,被打了个半死,回到家,两天没起床,女人又带人来把女儿接走了。

喜子成了一个孤家寡人,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喜子老了,背也驼了,走路也不利索了,谁知眼睛也不行了,连西行的不拿他当人看了。

喜子陷入了无限地悲凉和绝望之中,泪水汩汩地流了出来。

这时,门外的铃声响了起来,喜子一骨碌从床上下来,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看来老子发火还是中点用的。点开一听,是村长打来的,村长说县里扶此外贫下午要到你家去,你下午不要出门了,在家等着。

下午两点多,村长领着一个县里扶贫果真来了,还带来两壶花生油和一袋米,扶贫屋里屋外前后转转看看,之后又问了喜子的一些情况,拿出几张表格让喜子看看,喜子说我也识不了几个字,就不看了,村长说那你就签个名字吧,喜子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黄喜子临走扶贫给了喜子五百块钱。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村长喜子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去县人民医院看眼睛,喜子说我上哪儿弄钱看病?村长说你是低保户贫困户,看病有绿色通道,报销的多,花不了几个钱的,陪护人员村里也给找好了,你只管去,其他的啥也别操心了。

村长用小车带着喜子到了县人民医院,那个扶贫也来了,很快地办好了住院手续,检查确诊为白内障,要动手术,动手术的医生是省城大医院里送医下乡的专家。

喜子住院期间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照,混了大半辈子才享受到了这样的福气。

喜子回到家后,看到门口安装上了自来水,屋后废弃的荒塘也被改造成了养鱼塘,村长说这是给你找的脱贫项目,鱼苗也放上了,鱼塘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养鱼赚钱都是你的。

养鱼也是很辛苦的,喜子懒惯了,才不想下劲呢,喜子又干起老本行,他没有帮手了,只是一个人单干,弄点钱还是照吃照喝的。

一个月后,喜子又住进了县人民医院,不过,这次住的是骨科,喜子拦婚车出了车祸,在婚车急刹车时人被撞飞了,喜子右腿断了。

锁住。

他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七八岁了,妈上午和下午会在教室外等着给他喂奶水,从他家到学校有五六里山路,妈来回都是地走的,他知道妈一定在外边等着了。

下课了,他飞快地跑出教室,看见了儿子,妈黑瘦焦急的脸上立马有了笑容,半蹲下身来,他站在妈妈面前,两手抓住衣襟,妈把他揽在怀里,解开了对襟衣扣,毫无顾忌地掏出两个奶子,干瘪的两个奶子耷拉着,像两个泄了气的皮球帖在前胸上,他啧啧地很响地吸吮着,左右两个轮换着吃,吃得津津有味,脑勺后的小细辫子一甩一甩地,全然不顾旁边站的同学的嬉嬉笑声,他和妈一脸地幸福满足。

教室是两间土坯草房,两边和后墙上各有一个小窗子,窗栏是几根细竹杆做的,平时廠着,到了冬天在窗外钉上一层皮纸,用来挡风挡寒。整个室内阴暗暗的,那时也没电灯,一到阴天,外边天暗,里面天黑,老师要点着煤油灯上课,好在那时放学早,上课的时间少。

黑板是一块挂在墙上的涂了黑漆的大木板,用一块破毛巾当黑板擦,桌凳是土坯垒的,面子用泥巴抺的平展展的,老师的讲台也是土坯垒的,黑板的边沿挂着一根一尺多长的细竹条,那是老师用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的,有时上课纪律有点乱了,老师把竹条舞得呼呼作响,有时用竹条抽打几下讲台,吓得孩子们大气也不敢出,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只上两门课:语文和算术。教语文的是班主任王老师,是个女的,教算术的是个男教师,刚高中毕业的学生。

同学们课余时间就会疯玩,玩各种游戏,如斗田叼鸡甩四角女孩子们大多踢踺子。那个扎着细辨子爱吃奶水的小男孩没人会和他玩。

他小名叫锁住,是家中独子,他上面原有个姐姐和的,姐姐八岁那年在塘边打猪草,掉进塘里淹死了,两岁时爸爸带着去镇上赶集走散了,家人去了不少地方,花了不少钱,一直没找到,爸爸妈妈整日以泪洗脸,后悔的几次要自尽,身心受到了极大地摧残。

七八年后妈妈才又怀上了锁住,这时候锁住的爸爸落下了病根,一干起重活就出不出气来,天冷了就更严重一些,锁住妈妈早中晚一天三次焚香拜神,乞求神灵保佑孩子平安降临人间,生锁住那年,妈妈三十五岁了,大龄孕妇了,还好,孩子顺利出生,中年得子,异常欢喜,那个疼爱,那个宝贝,不用说了,起个小名一一锁住,锁住不让再弄丢了。

锁住一天天地长大了,锁住爸妈按照迷信的做法,在锁住后脑勺后扎起了小细辫子,这是有说法的,扎了,小鬼小妖不敢近身,一切平安,等过了12周岁才能剃掉辫子,那一套迷信的说法早就没人相信了,为了孩子一切平安,无病无灾,锁住爸妈相信了,也做了。

锁住脑后有个小辫子,成了另类,同学同伴们笑活他,喊他假妮子,不跟他玩,尤其是每天锁住妈妈来给他喂奶,他们更是看不惯,这让锁住很孤单,锁住就开始自卑,他几次央求妈妈不要再来喂奶了,妈妈不答应,妈妈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营养,别人笑话就让他笑个够,甭管他。

其实锁住也忌不住嘴,他爱喝奶水,他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可口的大餐。尽管奶水越来越少,越来越没营养了,但那种母子相怜母子相爱的亲情却越来越浓了。

有时候,锁住也会被同学们捉弄一下,但那也不是欺负他,只是觉得好玩好笑。一次,锁住的妈妈没来,锁住站在院子里一边等妈妈来一边在看同学们跳绳,有个调皮鬼趁锁住不注意,用一根细线一头拴在一只上,一头系在锁住的小辫子上,他拍着小手大喊:假妮子,假妮子!

接着其他同学也拍着手大喊起来:假妮子!假妮子!” 锁住不知怎么回事,憋红着脸,想哭,他往教室溜,才感到脑后一扯一扯的,这才明白是咋回事,只听喊声又大了:假妮子,拉(鞋)底子,拉到河那沿,捡个破草鞋。”这时老师来了,把那些学生狠狠地训了一顿。

锁住回到家,闹着让爸妈把小辫子给剪了,爸妈更是惶恐:我的小吔,千万不可使小性子啊,剪了就更犯大忌了!

太阳照常升起,锁住照常去上学,只是他更不合群了,他让王老师把他调到了最后一排,他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谁也不注意他,他上课也不再举手了,也不再积级回答问题了,他把学习委员也辞掉了,下课了,他不再出去了,他不让妈妈来了,他不再吃奶水了,妈妈生病了,早已没有奶水喂他了。

他学习很好,很文静,两个老师都喜欢他,对他好,上一二年级的时候,语文和算术,他考试几乎次次拿双百分。那个时候,是文革后期,全国上下一片大批大斗,反潮流反分数挂帅,没有几个人重视学习文化知识,躲在人生角落里的锁住是用分数来慰藉自己的心灵。

上小学三年级时,亲爱的爸爸突然病逝,妈妈病怏怏的,家里一下子塌了天,孤儿寡母如何生活?生产队里安排锁住妈在队里干最轻的活,记棒劳动力的工分,庄户人家厚道善良,队里分草分粮食大家都会照顾她,给她家多分一点,大队里每年在春上青黄不接的时候还给她家拨点救济粮,每学期一元钱的书杂费王老师向学校申请也给免了,锁住还得以继续上学。

上到小学五年级毕业,锁住没有上初中,而是回到了生产队当了一名小社员,每天和大人们一起下地干活挣工分,这时候的锁住已经是半大小伙子了,他爸走那年,他就让担挑子游乡的剃头匠把辫子给剪掉了,没人再喊他假妮子了。又几年,长成了帅哥的锁住接过了队里老会计的算盘。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锁住也五十岁了,儿孙满堂,新房子,新车子,自己除了种几亩田地外,还经营着一个百亩茶场和一个垂钓山庄,日子过得一年比一年红火,八十多岁的亲身体还算硬朗,没事儿的时候找几个留守在家的老头老太太们打个小牌,不在乎输赢,图的是快乐,有时候,亲还不忘回忆往事,泪光在闪烁:幸亏俺锁住小时候扎过小辫,锁到了好命,不然,哪儿会有现在的好日子啊!

诗人老歪。

夕阳西下,一抹金黄色的霞光照射到西湾河上,河床下一条细细的溪流自北向南静静地流淌,水面上泛着一层红光,闪闪的。河西岸,有两块荷塘和两块鱼塘,荷塘里有荷花,鱼塘养有鱼。

老歪身子一歪一歪地走在河岸上,走在塘埂上,满眼的景色四季变幻着,成了他诗中的色彩。

他写诗,诗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有很多的文朋诗友,他的诗发表在上,发表在纸刊上,他上了一家出版社,自费出版了诗集《生命的色彩》用电动车驮着自己出的书,到镇上到县城找书摊,人家说这年头谁还看诗呀,没人理会他,来到上高中时的学校,只有教过他语文的老师买了他的书。

老歪一气之下就把书白送给了村子里的人看,人家翻都懒得翻一下的,到最后都当破烂卖了,只有一个人看他的诗,那人是豆子。

豆子、石头和老歪,三个人是要好的伙伴,一块儿上的小学和初中,豆子初中毕业考上了幼师,现在是镇上第三小学幼儿园的老师。石头家底好,爹在县城搞房地产,石头上初中就玩,穿名牌,学习一塌糊涂,作业都是老歪代劳的,初二没读完就跟着去闯天下了。

豆子不断央老歪的新诗读,老歪对豆子不冷不热的,豆子心里就酸酸的,眼晴潮潮的。

老歪清楚石头在追豆子呢,石头也知道豆子和老歪那种朦朦胧胧的情感,石头开车把老歪接到酒馆去喝酒,酒至半酣,石头借着酒劲遮脸,拍了一下老歪肩头,说:别和我争了,豆子我非娶不可,这年头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写的那些破诗能值几毛钱?教授多如狗,遍地走,诗人又算个球?诗人都是一群疯子说着梦话…。

你住口!”老歪火气腾地上窜,诗歌在老歪心目中是那么地神圣,他绝不允许有人玷污她,他也不想跟石头多费口舌,站起来说:失陪了。”一歪一歪地走到吧台结了帐,出了门,长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满天的星光闪着明亮的眼睛,似乎对着他笑,老歪叫了一个电动出租车直往荷塘奔去。

石头对豆子穷追不舍,后来豆子就嫁给了石头,豆子出嫁那天,老歪去喝喜酒,那天老歪喝得多了,喝醉了的老歪回到了荷塘鱼房内,泪水打枕巾。

一切好像又跟往常一样,豆子有时还去荷塘看老歪作诗,偶尔还会帮老歪洗点脏衣服,其实豆子根本不用去的,老歪的新诗都发在了朋友圈上,豆子能看到。

老歪常面向荷塘,目视远方青黛的山峦,一脸地虔城,金色的阳光把老歪雕塑成一幅美丽的剪影,一首首闪耀着生命光彩的小诗汩汩地从老歪笔尖流淌着。

两年后,豆子的小宝宝出生了,是个女孩,石头和豆子抱着小宝宝央求大诗人。给取个名字,老歪仰望一轮皓月,点点星光,很诗意的样子:那就叫星星吧。

小星星越长越可爱,会说活了,干爸干爸地喊得老歪心里甜甜蜜蜜的,老歪抱着小星星逗她玩,教她唱歌,教她认字,豆子的泪水往往就情不自禁地下来了。

一日,老歪刚刚写了一首小诗《等待》豆子读道:一路走来/冬 春 夏步履好快好快/不再陶醉于冬的洁白/春的景色/还有夏的/火热的诱惑/为什么秋天如此让人热爱/因为我要收获四季的等待。

豆子说:你还要等待多久啊?你也该成个家了!

老歪开着玩笑:急啥呀,人家还没出生呢!说着一歪一歪地走开了。

老歪依旧侍弄他的荷塘,养他的鱼,写他的诗。

石头爹在县城开有公司,天有不测风云,事业正顺风顺水的时候,石头爹突发心梗撒手走了,石头接过了爹的担子,回家的次数也少了。

但石头打理公司的能力根本不及的十分之一,石头爹是从苦难中一点点磨炼出来的,而石头纨绔弟子,在空里耍惯了,面对这么一大摊子毫无经验,措手不及,不出两年,负债累累,人走鸟散,石头变卖父业,东躲,债主甚至找到学校找豆子要债,豆子疲于应付,以泪洗面。

豆子要和石头离婚,石头不答应,找老歪和事,老歪劝豆子:石头正走背运,不可落井下石,家和万事兴,看在小星星头上,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吧,只要有人在,兴许石头还能东山再起呢。

豆子说石头在外边有个女人,起初老歪不信,他打问石头,石头赌咒发誓说要有那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老歪对豆子说别疑神疑鬼的,石头不是那号人,豆子便不再言语。

大约过了一个月,豆子拿来一叠相片,相片上石头和一美貌女子搂搂抱抱,恩恩爱爱,在酒店在河边在公园…豆子说我是请人跟踪偷拍的。

老歪约石头在城里会面,在一个单间内,老歪把那些相片呼啦一下甩在石头面前桌面上,石头看了一眼,很吃惊,但他很快镇定了,冷笑一声:我认了,这是事实,我栽在你手上了,不过,你也不地道,用这种的手段来拆散我和豆子,你不是早就想得到豆子吗…。

没等石头说完,老歪一拳砸在石头左脸上,怒骂:你贱!豆子,那么好的女人你不知珍惜!

回去后,天快黑了,老歪又骑个电动车来到镇上,到豆子家,老歪说:石头糊涂运也该走完了,他也认错了,你进城把他接回,好好过日子吧!<电能交易规则助市场化改革/p>

豆子眼泪下来了:他欠着哪么多的债,这日子还咋过?

老歪说:从头开始,债,慢慢还,我已经帮你们想好了办法,眼下村子里人大多外出打工了,闲田也多了,我给你们转包几块水田,再改造成鱼塘,养鱼种莲,让石头跟我学着干,只要肯下功夫,还是能挣到钱的。

目送着老歪渐行渐远的背影,豆子两颗清泪慢慢地溢出了眼眶,忽然,豆子冲那个一歪一歪的背影大喊一声:大水哥一一。

这久违了的喊声竟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那年老歪考上了大学,为了挣够学费去建筑工地干活,火样的毒日头晒得老歪眼发黑,不慎从楼上摔下来,摔跛了一条腿,摔灭了大学梦,走路一歪一歪的,老歪老歪”地被人喊顺了口,他的名子大水”倒被人给淡忘了。

这时候老歪转过身来,一脸的泪水,一种幸福感刹时弥漫了全身。

大水哥一一又一个亲切的喊声传来,石头从暗处走了出来。

今夜月儿好大好圆,好像诗人老歪笔下的一首明亮的诗歌。

男孩 · 女孩。

男孩和女孩青梅竹马,又一块儿上学。那年是七月高考,女孩被省财经学院录取,男孩名落孙山。女孩安慰男孩说,再复读一年吧,说不定能考个好大学。女孩也不停地叹气,几千块钱的学费没有着落,娘走的早,爹是村小老民师,每年那几个少得可怜的薪水实在是供不起女孩读大学。暑假里女孩进县城在一家酒店端盘子,女孩挣的钱加上爹求人贷的款勉强凑齐了学费。

开学了,女孩到省会城市读大学,男孩也背起被卷上了路。男孩没有复读,坐车来到省会。男孩见到女孩,女孩很吃惊,男孩说虑了很久,复读一年也没多大把握,不如我打工供你读书,女孩用拳头使劲擂男孩胸膛,吼道:回去!回去!不要毁了前程,男孩愣是不动,女孩泪水潸潸落下,一滴滴砸在男孩嘴角上,男孩用舌尖舔了一下,觉得很甜很甜。

男孩在省城找了一个活干,男孩能吃苦,攒了钱就给女孩送去。

大学四年转眼就要结束了,临近毕业,班里一个男生疯狂追女孩,男生的爹在省城当个什么长,男生许诺给女孩留在省城找个好工作。女孩找借口不再和男孩见面,不再要男孩的钱,男孩最后一次找到女孩时,女孩哭了。女孩说,我穷怕了,有人能给我更好的生活。

男孩没有流泪,他说只要你幸福就好,他知道他们的故事该结束了,男孩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孩毕业留在了省城,进了一家企业,在财务科当会计,不久嫁给了男生。女孩没有忘记男孩付出的真情和汗水,后来的一天,女孩给男孩汇去了一笔数目不算少的钱。

男孩回了家乡,承包了村里一大片荒坡和废地,搞种植和养殖,发展生态农业,又办起了农家山庄,经营得风生水起,男孩目光又瞄上了城市市场,在省城租场地租门面房,创办了特色农产品公司,男孩把公司交给了一个叫叶子的女大学生打理。

男孩经常关照着老民师,那是他的启蒙老师。老民师岁数大了,手脚不灵便了,一次,背娃儿过河,左胳膊摔骨折了。男孩开车把老民师送进县人民医院治疗,老民师惦记着班里娃儿们,没住几天院就吵着回去了。男孩抽空来给老民师做饭、洗衣,照顾着。老民师眼睛潮潮的,一口接一口地叹息,说,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这世上的好女孩多的是,你别老是想着她,我只当是白养了她一场。

男孩没有吱声,掏出,说,打个让她回来瞧瞧你。男孩查了一下号码,替老民师拨通了。

过了两日,村小门口驶来了一辆豪华小轿车,女孩回来了,拎着大包小包,女孩对爹说,忙,一直抽不出空来,爹说多亏了有人照顾我。女孩表情很复杂,她知道是谁,她没有去找男孩。

日头将要西沉,女孩坐上小轿车走了,老民师倚靠在门框上泪眼巴巴地望着小车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了,老泪在脸上纵横流淌。过了一下,光棍汉四更叔来了,四更叔说打今儿算起我来侍候你,直到你恢复好了为止,老民师把四更叔往门外推,我死不了,不要你来可怜我!四更叔大嘴一咧:咋的了?我可不是白干,你女儿先付我钱了,老民师一下子跌倒在椅子上。

再后来,女孩离婚了,女孩所在的企业也倒闭了。

一天晚上,男孩和叶子姑娘下舞厅,男孩忽然看见女孩陪男人喝酒、跳舞,男孩带着叶子匆匆离开了。次日晚,叶子姑娘单独约见了女孩,叶子诚恳地说,我们公司缺会计,想请你来。女孩很高兴,于是,女孩成了公司的一名会计。

发薪水那天,女孩不明白,问咋给这么多?叶子说,我们老板说你干得很出色,不该你也干了,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女孩问:你们老板我怎么一次也没见过?叶子回答:我们老板忙,乡下还有一摊子,不常来,这儿就交给我了,女孩很好奇,我很想见你们老板一面,叶子很为难,说,这个…我们老板说早就认识你,本来他是不让我告诉你的。叶子想了一下,从抽届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女孩,说,最好你自己跟他。

女孩看着名片,又看看叶子,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叶子甜甜一笑:从前给他打工,现在是他的女友。

女孩回到冷冰冰的家中,拨打了男孩的号,听着来自远方的那个熟悉的声音,女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打那张名片。

第二天,女孩辞职,之后去了南方。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1•淮源小月‖为你填满一首小令。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2•余秀琦‖孤芳。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3•张绍金‖旅痕。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4•谢旭晴‖向卑微的草木致敬。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5•李成猛‖竹编时光。

南湖作家沙龙※草根之花•6•邹钧•赵婷婷‖与春•••。

大观•南湖作家沙龙栏目预告。

莱芜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钦州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青岛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
OPPOFindX新宣传海报发布拍照解锁
· 公用事业分布式光伏政策微调荐4股较好

公用事业:分布式光伏政策微调 荐4股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本周(7.07~7.1 )光伏产业链产品价格维持弱势。多晶硅均价21.2美元/公斤,周环回...

友情链接